球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梦魇之恶鬼缠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3:24 阅读: 来源:球网厂家

前二十年,我一直长在西北。二十年后,我不得不背井离乡,远离了生我养我的地方,到离家几千公里外的南城去读书。在南城呆的久了,跟很多人熟了,一些人总会问起为什么要离家这么远来南城读书。很多时候,我都是轻轻的一笑而过,不做解释。

谁人会想离家这么远?我也想家,想家里的亲人,想家里的一切……可是,我的人生,从那一天开始,已经不能让自己去主持。噩梦,从那一天,就开始掌握着我的人生。

自我爷爷在西北扎根,算下时间,我们家已经在那块荒凉的土地上生活了大半个世纪。在我七八岁之前,电在我们那里还没有完全普及,所以没有电视之类的娱乐器具。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是按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调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可是这样,就苦了我们这群半大的小孩子。每天除了读书,然后顺带着帮家里割割草,喂喂猪,剩下的精力总是还没有发泄完,只要天稍黑,就被家里的大人连拽带拖强带回家里去睡觉。

那个时候,我总是喜欢赖着爷爷,不肯跟着父母回家。就算老爸拿树条抽我的屁股,我也躲在爷爷的怀里不肯回去。因为这样,每天晚上在睡着之前,都能够听到爷爷讲的许多的奇奇怪怪的故事。就这样,我从爷爷的嘴里知道了许多连课堂上老师都没有说过的知识――当时小,所以认为爷爷讲的很多都是真人真事――但是,现在我也还认为爷爷讲过的许多故事也是真人真事。那个时候,我从爷爷那里知道了为什么山上会有山神庙,山神庙下面的那座山为什么会叫砍头山,砍头山上的土为什么会是红色的……(具体为什么,今天就不说了。因为刚刚说的内容不是我今天要写的重点,想要知道为什么的朋友,可以追看我下篇故事)

记得有段时间,好像是春天刚过夏天要来的时候,连着下了十多天的小雨。当时的那场雨正赶上田里的庄稼长苗的时候,就因为十多天没有晒到太阳,很多苗被水泡死在了地里。等出了太阳,很多人都是扑在田埂上哭。可是哭再多也没有用啊,没有粮食吃,难道就这样要饿死?父亲在田埂上蹲着抽了整个下午的烟,晚上回来就分了任务,说是把田重新梨了,种土豆。虽然时间上晚了,但是秋底里总能收回一些来。娃们明天放假,正好全都上山里去铲野菜,弄回来晒干了留着以防万一……

那个晚上心里非常兴奋。因为平常家里大人总是不会让我们小孩子进山,说山上有吃人的怪物……那时,我听了总是会撇撇嘴……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个边,我和哥就背着东西沿着小路跑着进了山。

心里总是惦记爷爷和我讲的那个山神庙,所以还没有进山前就和哥哥嚷着说要到山神庙里去玩下。哥说山神庙那边的山上是没有野菜的,我们必须要到另一个山那边才有。

刚下过雨的原因,土很软,导致沟边很多的土都是大片大片的往沟里掉。所以我们不敢太靠近沟边,怕从沟上掉下去,于是尽量绕在路上走。就这样,我们边走边看,看到野菜就铲。

可是一直忙到脚下边的人影从长拉到短,我们俩手里的袋子还差好大一截才能装满。

眼看都要吃中饭的时候了,哥急了,探头往旁边的深沟里看了下,看到沟里的土埂上有一大片野菜,于是拉着我小心的从上边滑了下去。我当时挺兴奋,这还是我第一次下到沟里来。我抬头往上看,发现站在沟里和站在上边看到的天都是不一样的,感觉天好像都在在转。看的看的头就有点晕,就像父亲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哥抬头看到我这样,拉了我一把,问我干嘛呢?我说我抬头看天,看的看的头就有点晕。哥说那你坐下来歇会儿。

坐了一会,头没有那么晕了,可是止不住的好奇,可是又不敢再看天,于是抬头看着沟边上。忽然看到远处有个女的坐在沟的半腰处的一个老树根上一晃一晃的,也许是看到我在看她,咧着牙齿对我笑,还伸出手来好像是叫我过去。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心里还想着村里好像是没有这个人,都不认识,可是腿却不由的往那个女的方向走去。

还没有走多远,就被哥一把给拉住,问我干啥去。我抬手指着那女的地方说,那边有个女的叫我过去。哥顺着我指的地方看了好几秒,骂我说,你是晕过头了,那里哪里有人?我再看那地方,真的哪里还有人影?只有个烂木头板子让水冲出来了一半,周围还撒落着一些白白的东西。难道真的晕的看错了?

回到家里快十二点了,吃了中饭累的就不想动了,躺倒床上就睡觉。快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耳朵里“嗡”的一声响,想睁开眼睛看下怎么了,可是眼睛就像被胶水黏住了一样,努力的挣也才撑开细细的一条线。借着微微的光,看到一个女的拉开门,站在门外向我轻轻的挥手,似乎在叫我出去。我想站起身来,可是怎么用力,都动不了。当时我有点怕,以为是自己生病了,所以动不了,于是大声的喊爸,可是喊了半天都没有人过来,就只看到那个女的站在门口也不过来,仍然在向我招手。当时我心里有点气,我喊了半天,你不帮我叫下人,都动不了了,你还招手让我过去吗?

感觉过了好久,被人推了一下,我扎着腿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睁开眼睛瞄了瞄,才知道是老妈。老妈问我,干啥?我哭着就抱着老妈不放手,说,刚刚我都动不了了,喊了你们半天你们都没人管我,就只有个女的站在门口向我招手。老妈说,她刚刚都一直坐在我旁边的,都没有听到我喊。

晚上,吃过饭后,又想去听爷爷讲故事。让我特高兴的是,这次老爸竟然没有阻止我爱听故事的上进心,反而还一路送我到了爷爷家。我想缠着爷爷讲故事,可是老爸拉着爷爷到了另一个屋里去说话了。我偷偷的趴在靠门的墙边隐约听到“山上”、“漏棺了”、“丢魂了”的一些不连续的词。

等爷爷和老爸出来,爷爷用手翻的看了下我的眼睛,对着老爸点了点头。我不高兴的用手揉了揉有点不舒服的眼睛,嚷着问爷爷什么时候可以讲故事?爷爷摸了摸我的头,说不急,不过你要先喝点水爷爷再和你讲。说完我就看到老爸端着爷爷的杯子走了过来。爷爷接过杯子,蹲下来对我说,你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了,爷爷再给你讲故事。我双手端起杯子,看到里面的水黑黑的,还有点一股纸烧过的气味。可是为了听爷爷的故事,我扬起头,分三四次,喝完了水。

又过了一会儿,院子里来了一个穿着长袍的怪人,戴着一顶小人书里才有的帽子。围着我转的看了一会,对着爷爷说,这个娃子体弱,容易撞神。今天幸亏是白天撞的,如果是晚上就出大事了。哎,咱这片地,神多,亏的这娃子现在没事,如果能从咱这里送出去,就尽量送出去吧。说完,在身上翻了半天,找出个和大人大拇指大小的圆木头,用刀子在木头一端划了几下,从身上抽根线把木头栓起来,系在我的脖子上,说,这个是桃木,能辟邪,能不取下来,就尽量不要取下来,说完就走了。

那个时候虽然小,但已经知道美和丑。我嫌那个木头太难看,就想要从脖子上取下来,老爸看到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你敢取下来,我就打断你的腿不让你到处跑……

就这样,我戴着那个丑八怪木头,一路从小学到初中然后到高二之前都是平平安安。

时间久了,人总会忘记一些事情。

高二的冬天,记得那天正好在白天下过雪,很大。晚自修时,没有老师。于是教室里男男女女坐在火炉旁聊天。有个女同学看到我脖子上戴的木头,嗤笑着说,戴块破木头,丑不拉几的。当时我听了,特别的火,用力一拽,就把线给崩断了,直接扔到了火炉里。

当天晚上放学回到家里后,就开始发烧。而且还老是迷迷糊糊的看见好多年没有看到的那个女的时而出现在门口向我招手,时而飘在房梁上对我冷笑,总之房子里全都是那个女人的影子。我使出力气想要赶她走,可她总是忽远忽近的,赶也赶不走……

就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躺了有多久,反正只记得清醒后看到房子里站着好几个穿着长袍的人,敲敲打打。有个穿长袍的看到我睁眼,拿着一张黄色的纸点着,在我头上绕了几圈,嘴里还念念有词,接着一口水就喷在我身上,大声喊一句,魂回来了!

后来,高中要毕业了,在填写高考志愿的时候,我听从家里的安排,选了离家数千公里远的南城。离家时,老爸对我说,你身体弱,家里的水养不好你,越养你的身体会越差。南城离家远,对你没有影响,你就在那里安安心心的,想家了,就打个电话回来……

作者寄语:我是董海,请相信我,我所写的每一个故事,字字都是真的,亲身经历!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