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八章遇见永生的自己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9:57 阅读: 来源:球网厂家

第八章 遇见永生的自己(1)

我们隔了三星期才进行下一次诊疗。在假期里,我躺在热带海滩上,才有了时间和距离思考发生在凯瑟琳身上的事:在催眠下回溯到前生,并能详细描述、解释她在清醒状态下不知道的经验、知识;透过回忆而大为改善症状——这是最初18个月传统心理治疗无法达到的;能准确地透露她不知情的死后状态,人不具肉身的状态;死后的多重空间及每一重的功课——由灵魂前辈说出的话,其风格和智慧都不是凯瑟琳所能达到的。的确,有许多地方值得细细思量。

多年来我治疗过上百、甚至上千的病人,他们的情况几乎涵盖了所有精神病人可能出现的现象。我曾在四家大型医学院教过书,也在诊所、精神科急诊室待过,见过无数各类的精神异常状况。我知道所有的视听幻觉,也知道精神分裂的妄想,看过歇斯底里、多重及分裂人格的病人。我曾做过防治药物滥用协会(NIDA)的咨询人员,很熟悉迷幻药导致的症状。

凯瑟琳一点儿也没有这些征候或症状。她身上发生的并不是另一种精神疾病。她既未失却现实感,也没有幻听或幻视(看到或听到并不存在的东西),或是妄想。她不吃迷幻药,也没有厌世倾向,没有歇斯底里性人格,也不自闭。也就是说,她知道自己所做所想的事。在催眠中透露的的讯息,和她清醒时说话的风格和内容皆不同。尤其是通灵,比如有关我过去的特定事件(有关我父亲和儿子的信息),以及她自己的。她具有这辈子所无法达到的知识。这些知识以及整个经验,是她的文化、教养中从未出现过的东西,甚至和她的信仰观念相违背。

凯瑟琳是个相当单纯、诚实的人。她不是个学者,她没法凭空捏造那些从她口里说出的事件、细节、历史和诗。身为一个心理医生、一个科学家,我确定那些讯息不是来自她意识的部分。它是真的,毋庸置疑。即使凯瑟琳是个演技纯熟的女演员,也无法做到这些情况。这些知识太正确、太特别了,不在她的能力范围内。

我思考着凯瑟琳透露前世经验后的疗效。我们踏入这个新领域后,她的进步非常迅速,而且用不着任何药物。这里面有种神奇的治疗力量,显然比传统心理治疗或现代药物有效得多。这力量包括的不只是忆起,缓解重大创伤,还有我们的身体、心理和自我所受的日常伤害。在一世又一世的巡礼中,我试图用问题去探测这些伤害的模式,包括长期的情绪或身体虐待、穷困及饥饿、疾病及残障、持续的迫害及偏见、不断的失败等等。我同时特别注意那些惨痛的悲剧,例如一次痛苦的死亡经验、强暴、大灾难,或其他可能留下永久印记的恐怖事件。这种技巧和传统治疗中回顾童年的方式是类似的,只是它的时间范围扩大到几千年,而非10年、15年。因此,我问的问题也比传统心理治疗中的更直接、更富引导性。但我们这种非正统的探索无疑是成功了,她迅速地获得痊愈。

但凯瑟琳的前世回忆有没有别的解释呢?会不会是她的遗传因子当中带着这些记忆?这种可能性从科学上来讲相当低。遗传性记忆需要一代一代不间断的遗传物质。凯瑟琳一世一世活在不同地方,遗传不时被打断。她曾和子女一起在洪水中丧生,或不曾生育,年轻时就死了。她那一世的遗传终止,并未留下来。而且她的死后重生及“中间状态”又怎么解释呢?那时她没有躯体,自然也没有遗传物质,但她的记忆却持续着。看来,遗传的解释不足为信。

那么荣格的“集体无意识”观念呢?它是一个似乎可以借用的人类记忆与经验之储水库。不同的文化常包含类似的象征,甚至是梦里出现的。据荣格的说法,“集体无意识”不是直接得到的,而是由大脑结构“继承”而来的。包括每个文化中的动机和意象,不必靠历史或传播来灌输。我认为凯瑟琳的记忆过于明确,不适于用荣格的观念解释。她提到特定人物和地方的详细情形使荣格的观念显得太模糊,而且还有“中间状态”需加以考虑。总而言之,轮回是最有道理的解释。

凯瑟琳的知识不仅详细明确,而且超出她意识清醒时的能力。她所知道的事不是能从书中瞄到、又暂时忘记的那种。她的知识也不可能是童年时得到而一直在意识中被压抑的。而且那些大师和他们的讯息怎么解释呢?它是从凯瑟琳而来的,却不是为了凯瑟琳。他们的智慧也切中凯瑟琳每一生的回忆。我知道这些讯息是真的。我知道它是真的,不仅因为多年来对人类心智、大脑、个性的研究,也是直觉的感应,甚至在我父亲和儿子透露讯息之前。我多年科学训练的大脑知道,我骨子里也知道。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